蛇胆枇杷露

请展开

原id言寺。
永远只是他的影子。。。。

谁敢说佣兵,黄衣之主和范无咎的一点不好,你就是在找死。

还是个荒吹!荒酱我的爱!

最爱虚伪!伪酱看我!阿姨洗铁路!!!

为什么我新摸的鱼在阿黄的tsag里无法显示。。。
是我太久没有产他的粮了吗。。。

入殓师就要来了,送给这位老哥一个附身萝莉的哈斯塔。
@Ever-翻了告我-休假停更-卡文。
这个太太写的殓黄文!好极了!!吹爆!!图就是给文配的图!!

可以给我拍张照吗?
随便画画的配图,不打摄黄的tag辽
就这样

清水画手松了口气。。。。
各位一定要小心啊,这是大逃杀啊。

这个太太写的文超可爱!我吹爆!!
小黄超可爱!!! @碗物丧志

两千粉了!感谢各位一直以来的支持!!!
评论区选两个小可爱,随意点图!
摄黄,蝶蛛,all伪都可以!梗你来选!

除了开车什么都可以哟!
截止到星期日,请不要大意的来吧!

昨天晚上伪酱和糖浆的开黑!!
希望以后还可以一起玩鸭!

能让我拍张照吗?(下)

能让我拍张照吗?(下)

(极度ooc,慎入)
(摄黄向,不喜勿入)
(微虐,慎入)

建议配合 BGM-orange-丁可  食用。

“希望是诸多罪恶中最坏的东西,因为它可以无限延长人的痛苦。”

  约瑟夫的父母不在家里,只有那只白色的波斯猫在家里,时光对哈斯塔身上的味道很抵触。面对这只高傲的主子,约瑟夫无奈至极,只好先和哈斯塔把小猫抱进浴室,准备先往盆子里灌温水,然后给它洗个澡。
 
他看了眼哈斯塔挽起来的衣袖,露出大片狰狞的疤痕,约瑟夫稍微犹豫了一下,还是说道:
“哈斯塔……一会儿你要是有什么不舒服的,记得和我说。”
  他抬起头来看着他,一只眼睛近乎温柔地看着他,嘴角往上翘了一下:
“我还没有这么弱呢。”
  哈斯塔笑起来总是带着一点点的悲伤,也许是因为瞎了一只眼睛的缘故,另外一只完好的眼睛承载着过多的情感,浓烈的快要溢出来。每次看着他的眼睛,都感觉快要被他的情感给淹没,就好像凝视着幽静的山谷,里面是无尽的深渊。
  “约瑟夫?”
  约瑟夫回过神来,有点不好意思地笑笑。温水已经放好了,两人小心翼翼地把猫放进去,猫咪爪子才刚刚碰道水面,就喵呜一声,拼命挣扎。水花被扑棱地四处溅开,他们费了好大劲才把它清理干净。
  约瑟夫拿着吹风筒把它身上的毛吹干。说真的,这只猫比起时光,的确不怎么好看,驼黄色的毛说不上多么油光水滑,左边的眼睛好像有点问题,显出与右眼截然不同的灰白,仔细看看,身上好像还有几块地方有点秃。时光明显对这个新来的有点兴趣,迈着猫步走过来,凑过来嗅嗅。也许是毛比较多的原因,时光比它大了一圈,它的脖子上系着黄丝带,身上的毛又白又软,还带着蓬松的感觉。等约瑟夫把小猫吹干后,时光明显已经和它混熟了,两只窝在一起,尾巴搭尾巴,看起来关系十分融洽。
 
  “我把它留这里好了……明天带它去打针。”

  哈斯塔点点头,撸了把小猫的毛,然后站起身来。

  “我差不多要回去了。”
  “不留下来吃饭吗?我妈妈一会儿就回来了哦。”
  “……不了”
  哈斯塔握了握拳。他其实很想留下来,但是他必须得回去,如果在温柔的泥潭里再多停留一分钟,他就会陷入其中不可自拔。约瑟夫不可能和他在一起,一个人的生活他好不容易才习惯,这样的温柔只会让他以后更冷。
  他向来不愿意强迫哈斯塔,见哈斯塔这样子,他也只好妥协。

“好吧……不过,我得送你回家。天都这么黑了,我怎么放心你一个人回去。”

  哈斯塔只觉得头疼,这不是为难他吗?要么哈斯塔留下来,要么约瑟夫一个人骑单车送他回去。道底还是不忍心约瑟夫这样做,他只能说道:
“我家就在你家小区外面的那条街,嗯……那个团结巷知道吧……就那里。”所以不用你送了。
“……好吧,我送你到小区门口好了。”

  明晃晃的灯光有点刺眼,把两人的影子越拉越长,约瑟夫住在一座别墅小区里,人很少,现在刚刚到七点,路上也不见一个人影。
“对不起,我擅自把它带回家了。”
哈斯塔偏过头,约瑟夫的神情有点看不清。
“它是你的好朋友吧?”

  哈斯塔是在刚刚来这个学校的时候看见这只猫的。
有一只有问题的眼睛,毛质不太好,会脱毛,瘦得皮包骨头,浑身脏兮兮,对陌生人很是防备,稍微靠近一点点它就会炸毛。

  不知道为什么,他觉得它和自己好像。

  他每天下午放学的时候给它带吃的,然后他就在它吃饭的时候蹲在它面前,手里拿着一支狗尾巴草,在地上划来划去,然后开始对着它讲起自己一天的故事。
“今天去体检了,秘密被发现了……”
“不过他说他不会告诉别人。”
“他的手指好温热啊……好舒服的感觉。”
“和他待在一起,很高兴。”

  有时候下雨了,他就会撑着伞把它放到树下,然后把它擦干净,把今天份的面包放到它面前,一个人蹲着,在淅淅沥沥的雨声中继续讲他一天的故事。
“有好多人找他拍照啊。”
“我也想让他给我拍照。”
“他会同意吗?”
  雨滴剧烈地打在伞面上,鞋子已经有点进水了,雨幕降临的校园里,只有他一人的喃喃自语在回响。
“他会同意吗。”

  你知道什么是喜欢吗?
  喜欢就是——每次你想到一个人的时候,心就会很高兴很高兴,好像你这辈子都没有这么高兴一样,看见他高兴,想到他高兴。你的心好像变得很小,又变得很大,小到只装的下他,又大到可以接受他的一切。他生气的时候你也不好受,他难过的时候你感觉天都要塌下来。你会时常看着镜子,看看自己有哪里配不上他的。
  然后你就会发现,自己哪里也配不上他。
  “我好像有点喜欢他……”
  他百无聊赖地坐在树荫下,看着天空边的火烧云,他不喜欢火,但是他喜欢火烧云,因为那是唯一一个被火烧过还这么美丽的事物。天空被染成玫瑰红,那是黑夜即将到来的象征。

“是。”
  我的所有秘密,它都知道。

  街边的霓虹灯五颜六色,映得哈斯塔眼睛有点酸涩,他走过车水马龙的斑马线,回过头看向约瑟夫,明明他们之间只隔着一条马路,为什么他会觉得他们之间隔着深深的深渊呢?
  约瑟夫冲他招手,很大声地喊着什么,但是车流的呼啸声太刺耳,他只能从他一开一合的口型里看清他在说什么。
  “哈斯塔——路上小心——”
  五彩的灯光映在约瑟夫白色的卷发上,显得他有点不太真切。

  哈斯塔回到那个冰冷的家,那是他以前和父母生活的地方,但是现在只有他一个人。他把阳台上的衣服收下来,抱着睡衣去洗澡。
  把校服脱了下来,露出了伤痕累累的身体,手臂上,腿上,胸口,背部,都是不同程度的烧伤疤,好像一条条蜈蚣趴在他的身体上,这其中甚至还有恐怖的刀疤,手腕的那几条尤为明显。

  没错,他以前自杀过,不过没有成功。哈斯塔最差的那段时间甚至会自残,反正都是那么残破的身体了,多几道疤也不会怎么样。温热的水流滑过皮肤,哈斯塔莫名其妙想到了约瑟夫。他举起自己的手掌,只有手指部分还算好,手掌有些发红,疤痕盘踞其上,指甲虽然有修剪,但是早就被药水染成了黄色。他想起来,约瑟夫的手很白,皮肤也好,微热的体温,很温柔。

  温柔的让他有点想哭。

  他任由水从自己头上浇过,和脸上温热的液体混在一起,他分不清这到底是眼泪还是什么了,他用手捂住脸,水流从他手指缝中流出,滴在地上,发出的滴滴答答声音和那个孤独的雨夜的雨声一样。
  双肩止不住地耸动,他用颤抖而沙哑的声音,带着哭腔,念出那个他朝思暮想的名字。

“约瑟夫……”

  这名字似乎是一道阀门,当他说出这个名字后,眼泪便根本停不下来地流,他很久没有这样哭过了,上次如此失态还是得知自己父母已然不在了的时候。但是现在……
他想到约瑟夫温柔地牵过自己的手,笑着说自己回替他保守秘密;想到约瑟夫拿着试卷,没有一丝厌烦的听他讲解;想到约瑟夫笑着对自己打招呼;想到他刚刚来到新的班级,一缕阳光照进教室,把约瑟夫渲染的很好看,很温暖。他像月亮一样温柔,又像太阳一样温暖。
  也许从那个时候,自己就已经有点喜欢他了。
 
  他把自己的头发擦干净,穿好衣服,把药水拿出来,倒在手心,把浑身上下抹了个遍。把小镜子拿出来,开始打理自己的头发。用剪刀把过长的头发稍微剪了下,犹豫了一下,还是把自己头发撩了起来,看了下自己那半张脸。
  果然好丑。
  他知道变回原样的办法,要么植皮要么整容,但是这都不是他可以承受起的。而且左眼已经没用了,每次想到这一点,他都感觉呼吸不过来,他想不到自己还有什么吸引人的地方了。
  他想不到自己还有什么可以让约瑟夫喜欢的了。
  灯光照在手里的剪刀上,冰冷的光让哈斯塔不由得颤抖起来,剪刀慢慢的移到脖子上,刀尖对着脖子,他甚至可以感受到血液的流动,还有锐器冰冷坚硬的质感。
  只要刺下去的话,那些困扰自己的东西通通都会消失了……

“哈斯塔——路上小心——”

  脑子里突然响起约瑟夫今天对自己说的最后一句话,手指一松,剪刀掉在地上。
  他弯下腰去捡剪刀,手刚刚碰到刀柄,就突然想起自己那些被忽视的,到现在却变成救命稻草的东西。
不……自己还有好多事情没有做……没有去看自己在约瑟夫家里的小猫,没有问他愿不愿意给自己拍照……没有,没有向他表明自己的心意……
‌ 
没有告诉他,自己最喜欢的人就是他。

  他躺在床上喘着气,明天是双休日,要不要去找他……
  不,如果自己这么早就表白的话,一定会给他造成困扰的,约瑟夫他大概是不会在高中的时候和别人交往的。他想起那些常常在约瑟夫周围的女孩子们,她们都很漂亮,每天被她们包围着的约瑟夫却不为所动……而且约瑟夫他那么善良,就算他不想和自己在一起,以他的性子也会想尽办法怎么委婉的拒绝自己什么的吧?
  想到这里,他突然有一种甜丝丝的感觉,没办法,约瑟夫他就是太温柔了。

  约瑟夫看着时光给小猫梳理毛发,心里莫名其妙想到了哈斯塔。
  他觉得哈斯塔很可怜,有时候,他和哈斯塔相处的时候,总是感觉到一股沉重悲伤的气息。哈斯塔,好像特别害怕自己会离开他,但是他又不会去主动挽留自己,常常会孤独又眷恋的看着自己。约瑟夫甚至认为哈斯塔游离在生与死之间,而自己,就是连接他和现实的一根细细的蜘蛛丝,一不小心就会断掉。到时候,孤零零的哈斯塔一定会自杀,离开这带给他给他无尽苦痛的世界。
  他不由得打了个冷颤,这个想法让他无比恐惧,他抓起手机,在短信发送的窗口噼里啪啦地打字,在收信人那处填上他烂熟于心的号码。然后点下发送键。

  哈斯塔听见手机发出短信提示音,他拿起自己的老人机,看见小小的屏幕上显示着几行字。
“明天有空吗?有空的话,一起去赏叶吧?”
  他顿时感觉一股甜蜜的气息从胸腔里溢出,他把上面的字反复确认了好几遍,感觉幸福而又激动,颤抖着在按键上一字一字的打字。
“有空。”
  他一时词穷了,犹豫了一下,还是发送了过去。
  过了不到一分钟,约瑟夫就回信息了。
  “那你明天九点到我小区门口等吧?”
  “好。”
明天九点。
哈斯塔在口中重复了几次,把闹钟调好,他比较容易犯困,为了在明天不给约瑟夫留下不好的印象,他很早就睡着了。

  以前他会做噩梦,那个火烧火燎的噩梦。但是今天却没有,他梦见一片橙黄色的天空,空中飘着的是黄色的叶子,他好像看见一个雪白色的人影,背影看起来像是约瑟夫,他伸长了手想去触碰他,却看见自己的手指一点一点的化为枯黄色的树叶。
  奇怪极了,他没有痛苦的感觉,反而有一种一切都已经解脱了的感觉。他感觉自己的灵魂随着枯黄的树叶和温和的风飞向天空。
  他感觉自己好像可以触碰到那片橙色的天空了。

  犹豫了一下,还是用围巾把自己的下巴围起来。现在是秋天,算不上很冷,围着围巾显得有一点不合群,心虚地摸摸脸上疤,自从事故发生后,他几乎没有出去游玩过,他有点怕这次会给约瑟夫带来困扰。手攥紧了风衣的下摆, 他还是走出了家门,按照约定的地点等在约瑟夫的小区门口。
  他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,还有两分钟就九点了,他往小区门口看了看,始终没有看见约瑟夫的身影。

  怎么还没有来……
  眼看着九点已然到了,他又忍不住看了看,就看见约瑟夫骑着自行车过来了,一头白色卷发被吹的有些凌乱,他气喘吁吁地来到哈斯塔面前,长呼一声,问到:
“呼——刚刚带黄衣去打针了,我没有迟到吧?”
“没有……黄衣是?”
“就是昨天那只猫咪呀,我妈妈给它做了件黄色的小斗篷,所以就叫它黄衣了。待会到了,我给你看看它的照片吧?”
  哈斯塔点点头,不过现在要怎么去赏叶呢……
“来呀,坐上来啊!”
  约瑟夫冲他拍拍单车后座,哈斯塔只觉得害羞到了极点,昨天才刚刚享受完这样的待遇,现在再来一会,他简直要怀疑自己一辈子的好运都花在今天这个时候了。他没有拒绝,小心地坐了上去。约瑟夫和昨天一样,喊了句坐稳了就骑着单车离开,他的骑车速度比昨天要慢了一点点,但是哈斯塔还是感觉风好像要把自己的头发吹起来,忍不住紧了紧自己的围巾。

“哈斯塔——一会儿,我帮你拍照吧——”
  他好像很喜欢在骑单车的时候拖长了音喊哈斯塔,带着笑意的语调消散在风中,哈斯塔轻轻地应了声好,这一声“好”,也随着风,和万万千千的声音揉杂在一起。
  他瞟见了飞过的几片黄叶,它们在风中升起又坠落,只一会儿就消失在街道中。
  哈斯塔后知后觉的发现,秋天已经到了。

好像是被阳光染成的黄叶在树枝上挂着,阳光照在上面宛若给它镀了一层金箔。这个时候已经有不少人聚在这里了,约瑟夫知道哈斯塔有点怕生,所以紧紧牵着他的手。两人穿过飞舞着的黄叶,穿过人群,他们顺着山坡往上走,脚踩在树叶堆里,发出嚓嚓的声音,一路上他们没有说什么话,但是哈斯塔却不觉得尴尬。
也许这就是专属于他们的相处方式吧?不需要言语就可以明白对方的意思,就好像只要风吹过,黄叶就会飞舞一样随和而自然。
  “到了——”
  呈现在他们面前的是一株巨大的树,树冠变成黄色,像一顶金灿灿的皇冠一样漂亮,它四周的一切似乎都被染成阳光的颜色了,美丽到让人情不自禁的屏住呼吸。
  “好看吧?我以前每年秋天都会来这里——”
约瑟夫一边说一边从自己书包里掏出照相机,稍微调整了一下,对着哈斯塔露出笑容,轻轻地问:
  “能让我拍张照吗?”
哈斯塔觉得自己的脸一定红透了,他的手指不安的绞着衣料,只能点点头,约瑟夫貌似有点误解了,以为他不愿意被人拍照,于是安慰他:“你要是不愿意就算了……”
  怎么会不愿意?哈斯塔连忙摇摇头,有点慌张的说:“没事,我愿意的!”
“那就没问题了,一会儿你不用太拘谨了,平时怎么样现在就怎么样,拍照的话,还是最自然的比较好哦。你看看这景色,漂亮吧?”
哈斯塔不太明白他的意思,最自然的,是什么意思?约瑟夫把他带到这棵树下,是要把他自己认为美好的东西给他看吗?
  有点出神的把自己的围巾拉下来,却看见约瑟夫早就被金色的树叶吸引住了目光,他有些无奈,也走到树下。抬头往上看,就可以看见蓝色的天空从树叶与树叶之间的缝隙中溢出光芒,树叶被阳光照射的有一些透明,好像有光线从里面渗出,哈斯塔抬起手,轻轻地牵下一支树枝,上面挂着金箔一样的树叶,透过树叶交织在一起的叶脉,他看见了暖暖的阳光,不刺眼,却又让人有一种神圣而不可接触的感觉。
  他忍不住把树枝凑到眼前,叶脉像丝丝缕缕的金丝网,漂亮得很,似乎怎么看都看不厌。有点像他,哈斯塔不着边际的想。
  突然听见耳边传来“咔嚓”的声音,当他回过头时,正好撞见了约瑟夫的笑脸。
  哈斯塔又一次不可抑制的脸红了。

  “完美的抓拍……哈斯塔,过来看看吧?”
  他有点紧张,自从他毁容后,就没有再照过相了,今天还是他毁容后的第一次照相呢。他不是不相信约瑟夫的照相技术,他只是不相信自己。
  慢慢的踱到约瑟夫背后,约瑟夫把相机拿给他看,他看见约瑟夫相机下的自己,突然有一种美妙的错觉。
  原来……我也不是那么难看啊。

“拍得……很,很好。”
  哈斯塔在脑子里搜索了一下形容词,却发现大脑一片空白,他思考了一下,却只是呢喃出了一句“谢谢你。”
  把相机还给约瑟夫,那句在嘴边徘徊迁回的话终究还是没有说出来,哈斯塔抬头看着头顶橙色的天空,明明是那么温暖的颜色,为什么还是会让人想要落泪呢?
  “哈斯塔?怎么了?”
  “不……没什么……”
  “你要是不舒服,一定要和我说啊!不要一个人憋着啊。”
  约瑟夫又一次牵起了他的手,这次哈斯塔没有挣扎,他看着两人相牵的手,素白干净的手牵着微微泛红的手。约瑟夫在关心朋友的时候总喜欢牵别人的手,这件事情本来不是什么大事情,但是哈斯塔只要一想到就有点不舒服。他抿着嘴,放开约瑟夫的手,又把之前说过的话说了一遍。
  “谢谢你给我拍照。”
  “我……今天,很高兴……能和你一起出去玩。”
  他想说“我已经喜欢你好久了”,但是仔细想一想,自从自己与约瑟夫认识以来,也就不过一年多,明年就要高考了,那时候他们早就散了。这可以叫“好久”吗?而且明明昨天才下定决心,一考完就告白的,可是现在一看见他,就忍不住想告诉他自己的心意……
  “你高兴就好了,现在已经快中午了呢……我送你回去吧?”

  “呼——哈斯塔,我突然想起来一件事情。”
  风从他们身边吹过,他听着约瑟夫的话,手里抓着约瑟夫的衣角。他们已经快要到家了,约瑟夫慢慢地蹬着自行车,说到:“我们差不多要高考了呢……你想去哪里呢?”
  我吗?我想一高考完就跟你表白,你要是答应我,你去哪里我就去哪里;你要是不答应,我就去死。
  “我还没有想好呢……你要去哪里?”
  哈斯塔当然不会说出自己的真实想法,如果不能和约瑟夫待在一起,他一个人在陌生的大学还不如去死。
  “我啊……我想去比利时呢,那里有我最喜欢的一个摄影师,我像成为像他一样厉害的摄影师……听起来有点不切实际对吧?”
  “不……没有……”
  “唉?”
  “能有自己想做的事情,很好呢。”
  在约瑟夫说出自己的梦想的时候,哈斯塔就已经意识到什么了,他的眼中闪烁着对于梦想的渴望,像星星撒在蔚蓝的大海里。
  比利时啊……
“约瑟夫你能有自己的梦想,真的很好呢。我就不知道我要做什么……”
  “你成绩那么好,你可以做很多事情啊……去当一名医生吧?”
  “为什么是?”
  “因为,医生可以名正言顺地戴口罩啊……啊,我不是那个意思。”
  “……”

  约瑟夫突然觉得自己有些冲动了,他回过头想看看哈斯塔怎么样。真的是,明明知道他对于这件事情很敏感,自己还这样开玩笑,还说自己特别体贴温柔什么的……
  出乎预料的,看见哈斯塔笑了起来。
  “我……我不在意这种事情的,约瑟夫……”
  你愿意和我开玩笑,是因为你把我当朋友,你是没有恶意的,我也不会相信你有什么恶意的。
  “对不起啊,哈斯塔。我知道你会原谅我,但是我还是得道歉……真正的好朋友,是不会拿对方的痛处开玩笑的,这次我真的很抱歉……”

  他停下了车——已经到家了,蓝色的眼睛认真的看着哈斯塔。
  “我们是好朋友,对吧?”
  哈斯塔点点头便转身离去,约瑟夫看着他萧瑟的背影,几片黄叶从他的身边飞过。约瑟夫稍微顿了顿,还是像那天晚上一样大声地喊到:“哈斯塔——路上小心——”
  这一次,他没有像那天一样回过头。

 
  在约瑟夫还不清楚的情况下,六月已经到了。他看着身边一个个大汗淋漓的同学,和仍然固执的穿着长袖外套的哈斯塔,才反应到已经六月了,过几天就要高考了。
  时间过的好快啊……相机可以定格时光,但是时间仍然会滴答滴答的流淌。因为没日没夜的学习,约瑟夫已经好久没有动相机了,今天实在是按捺不住自己了。他趁着下课的时候,偷偷把相机摸出来,依旧是和以前一样一张一张的翻看。
  现在已经没有女孩子来缠着他要他拍照了,个个都和书本融为一体,就算是下课时间也没有离开书桌。约瑟夫偏过头,正好看见哈斯塔趴在桌子上打瞌睡,脸埋在臂弯里,软飘飘的头发乖顺的搭在他的肩膀上,这样的哈斯塔是他没有见过的样子,看起来无辜可怜极了。
  又一次举起相机,按动快门,“咔嚓”的快门声被同学们的翻书声淹没,他还没有来得及看清哈斯塔的脸,就听见了上课铃的响声——高三的下课时间总是这么短暂,约瑟夫急忙把相机在老师来之前收起来,他可不想自己的宝贝毁在自己手里。
  黑板上的倒计时用红色的粉笔显眼的写上,严格来算只有五天了,已经有人按捺不住自己,开始盘算着暑假去哪里好好的玩一下了。约瑟夫想问问哈斯塔他的想法,自己的父亲想让自己学开车什么的,母亲想带自己去外面旅游,如果……如果哈斯塔他没有什么安排的话,他还是希望可以和他一起去旅游的。

  毕竟如果不把他留在自己身边的话,总是害怕他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呢。

  五天说长不长,说短也不短。当约瑟夫走出考场的时候,竟然有些不敢相信,高考就这样结束了,明明前一秒还在考场里紧张的不得了,结果就这样子考完了?他有点懵,直到被一直待在考场外的妈妈抱住了身子,他才反应过来——他的高中生涯就要结束了。
  “妈妈,我想回一下教室……就一会,一会就回来找你!”
  突然想起了什么,他匆匆的挣开妈妈的怀抱,约瑟夫提起书包就往教室跑,身边都是与父母待在一起的同学们,他们互相拥抱着,脸上洋溢着幸福的微笑。如果是以前,约瑟夫一定会把他们记录下来,但是现在他没有这份心思了,他气喘吁吁的跑到教室,却只看见了几个同学和父母在一起收拾东西。
  “约瑟夫?你怎么啦,这么着急?”
  “是有什么没有带吗?”
  哈斯塔不在这里。
  他没有看见那道黄色的身影,匆匆说了声抱歉就走出了教室,里面的同学冲他喊到:“忘了告诉你,明天下午三点,学校有毕业聚会,一定记得要来啊!”
  应了一声表示自己知道了,这时他听见了手机的提示音响了,他点开来,看见的是哈斯塔给他发的短信。

  “明天下午六点,城西火车站,我有事要和你说。”

  今天是拍最后一张集体照的日子。约瑟夫数了数舞台上站着的人,就算加上他自己,也还是差一个人没有来。
  “哈斯塔……你们谁看见哈斯塔了?”
  台上的同学们你看我我看你,不太明白为什么约瑟夫会这么关心这个丑极了的同学。
  “没看见啊……”
  “谁有空管他啊……约瑟夫快点啦,快要五点半点啦! ”
  “就是啊,一会儿我们还要去吃饭呢!”
  约瑟夫放心不下哈斯塔,但是也只好先拍照再说,这搞不好是他拍得最难看的一张照片,因为今天的约瑟夫只是在做着按下快门的任务,而不是“定格时光”的任务。
  记下了所有人的地址,答应洗出照片后就会寄过去给他们,趁着所有人都在互相告别的时候,他拿起自己的相机,赴约去了。

他搭上了去火车站的出租车,看着窗外掠过的车水马龙,他有些不安的拿着相机,心中却忍不住想哈斯塔到底是要干什么……从他们见第一面的时候,约瑟夫就清楚的感受到了哈斯塔身上令人压抑的气息,当哈斯塔站在那株黄叶漫飞的树下时,他好像随时都会破碎成枯黄的叶子,随着风飘散远去。约瑟夫感觉像是被人扼住了咽喉一样,他感觉哈斯塔离自己越来越远,也许这次就是他们最后一次见面。
  火车站到了,城西火车站面临迁移,明天晚上开最后一班车,这个时候根本没有人来。他走进空荡荡的车站,最后来到了月台,不远处停着一列无人的火车,时间一点点过去,阳光充满了车站,落日的余晖映在铁轨上,影子越拉越长,他四处张望,没有看到哈斯塔的身影,在这无人的寂静种,手机提示音的响起吓得他浑身一抖。

  “到最后面的月台。”

  火车站也曾经辉煌过,所以这里离最后面的月台是有点距离的,约瑟夫不愿意让哈斯塔等,反正这里也没有什么人,索性就跳下铁轨,走过去又爬上来。
  当他从下一个铁轨处爬上月台时,就看见哈斯塔背对着自己站在最后的月台,哈斯塔面对着的是一片一望无垠的麦田。麦田是金灿灿的,天空是橙红色的,天边的火烧云是玫瑰红的,月台上的细沙是黄色的,一切都是温暖的颜色,可是约瑟夫却觉得今天的风格外寒冷。

  “哈斯塔?”
  他回过头,哈斯塔的影子被拉的格外长,颤颤巍巍的到约瑟夫面前。
  “约瑟夫……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说……如果今天不说,以后,以后也不会再说了。”
  还是熟悉的沙哑的嗓音,哈斯塔今天没有像以前那样用头发遮住脸,他破天荒的把脸露了出来,外套也没有穿,布满伤痕的手臂露了出来。约瑟夫觉得他今天很奇怪……明明以前死也不会这样做……

  “哈斯塔……”
  “约瑟夫……我…我喜欢你,是希望可以和你一直在一起的喜欢…我喜欢你,你…你愿意喜欢这样的我吗?”

  空气在这一瞬间寂静下来,他看着对面的约瑟夫,两人明明只隔着一道铁轨,哈斯塔却觉得他们之间好像隔着一道悬崖。

  “你愿意喜欢我吗?”喜欢这样子的我,长得不好看,嗓音也不好听,性格也不好,他会喜欢这样子的我吗?

  “哈斯塔……你说过的吧?我们是朋友……”
  约瑟夫抬起头,对上哈斯塔的目光,哈斯塔只有一只眼睛,但是约瑟夫却感觉到了如同火焰一样的目光。

  “很抱歉……”

  远处传来火车的声音,声音越来越大,但是哈斯塔却只听见了约瑟夫的那一句“很抱歉”。

约瑟夫看着列车呼啸而过,扬起一阵沙子迷乱了他的双眼,阳光似乎也变得刺眼了,等到风停下来的时候,他才把眼睛睁开,空气重归寂静,当他再一次看向对面的时候,只有几片叶子静静的躺在地上。
 
  他的青春就此结束了,约瑟夫再也没有看见过哈斯塔。

——————END——————

完结了!感谢各位的支持!
后续。。。看情况吧?